變態(tài)反應-變態(tài)反應分型

2018-04-26

 1963年起Gell與Coombs按變態(tài)反應發(fā)生發(fā)展的近代知識,首先提出四型分型法,即I型——速發(fā)型(immediattype),Ⅱ型——細胞毒型(cytotoxictype),Ⅲ型——免疫復合物型(immunecomplextype),以上3型均由抗體所介導;而Ⅳ型——遲發(fā)型(delayedtype)或細胞介導型(cellmediatedtype),由細胞因子所介導。

     
 過(guò)敏原


速發(fā)型(Ⅰ型變態(tài)反應) 
    過(guò)敏原進(jìn)入機體后,誘導B細胞產(chǎn)生IgE抗體。IgE與靶細胞有高度的親和力,牢固地吸附在肥大細胞、嗜堿粒細胞表面。當相同的抗原再次進(jìn)入致敏的機體,與IgE抗體結合,就會(huì )引發(fā)細胞膜的一系列生物化學(xué)反應,啟動(dòng)兩個(gè)平行發(fā)生的過(guò)程:脫顆粒與合成新的介質(zhì)。①肥大細胞與嗜堿粒細胞產(chǎn)生脫顆粒變化,從顆粒中釋放出許多活性介質(zhì),如組胺、蛋白水解酶、肝素、趨化因子等;②同時(shí)細胞膜磷脂降解,釋放出花生四烯酸。它以?xún)蓷l途徑代謝,分別合成前列腺素、血栓素A2;和白細胞三烯(LTs)、血小板活化因子(PAF)。各種介質(zhì)隨血流散布至全身,作用于皮膚、粘膜、呼吸道等效應器官,引起小血管及毛細血管擴張,毛細血管通透性增加,平滑肌收縮,腺體分泌增加,嗜酸粒細胞增多、浸潤,可引起皮膚粘膜過(guò)敏癥(蕁麻疹、濕疹、血管神經(jīng)性水腫),呼吸道過(guò)敏反應(過(guò)敏性鼻炎、支氣管哮喘、喉頭水腫),消化道過(guò)敏癥(食物過(guò)敏性胃腸炎),全身過(guò)敏癥(過(guò)敏性休克)(圖17—1)。此型多見(jiàn)于蠕蟲(chóng)感染,例如血吸蟲(chóng)尾蚴引起的尾蚴性皮炎屬于局部過(guò)敏反應;包蟲(chóng)囊壁破裂,囊液吸收入血而產(chǎn)生過(guò)敏性休克屬于全身過(guò)敏性反應。其它如熱帶肺嗜酸性粒細胞增多癥痙攣性支氣管炎、哮喘等。屬于I型變態(tài)反應的寄生蟲(chóng)病尚有幼蟲(chóng)移行癥時(shí)引起的哮喘、蕁麻疹;蟲(chóng)螫性過(guò)敏,寄生蟲(chóng)從皮膚侵入引起的蕁麻疹,以及腸線(xiàn)蟲(chóng)感染所致的哮喘樣反應、蕁麻疹等等。在寄生蟲(chóng)病中,過(guò)敏反應以蕁麻疹為最常見(jiàn)。
細胞毒型(Ⅱ型變態(tài)反應)
    抗體(多屬I(mǎi)gG、少數為IgM、IgA)首先同細胞本身抗原成分或吸附于膜表面成分相結合,然后通過(guò)四種不同的途徑殺傷靶細胞。
    (1)抗體和補體介導的細胞溶解:IgG/IgM類(lèi)抗體同靶細胞上的抗原特異性結合后,經(jīng)過(guò)經(jīng)典途徑激活補體系統,最后形成膜攻擊單位(MAC),引起膜損傷,從而靶細胞溶解死亡。
    (2)炎癥細胞的募集和活化:補體活化產(chǎn)生的過(guò)敏毒素C3a、C5a對中性粒細胞和單核細胞具有趨化作用。這兩類(lèi)細胞的表面有IgGFc受體,故IgG與之結合并激活它們,活化的中性粒細胞和單核細胞產(chǎn)生水解酶和細胞因子等從而引起細胞或組織損傷。
    (3)免疫調理作用:與靶細胞表面抗原結合的IgG抗體Fc片段同巨噬細胞表面的Fc受體結合,以及C3b促進(jìn)巨噬細胞對靶細胞的吞噬作用。


 巨噬細胞


    (4)抗體依賴(lài)細胞介導的細胞毒作用(antibodydependentcell-mediatedcytotoxit-y,ADCC):靶細胞表面所結合的抗體的Fc段與NK細胞、中性粒細胞、單核—巨噬細胞上的Fc受體結合,使它們活化,發(fā)揮細胞外非吞噬殺傷作用,使靶細胞破壞(圖17—2)。與Ⅱ型變態(tài)反應有關(guān)的寄生蟲(chóng)疾病常見(jiàn)于:黑熱病、瘧疾患者,寄生蟲(chóng)抗原吸附于紅細胞表面,特異性抗體(IgG/IgM)與之結合,激活補體,導致紅細胞溶解,出現貧血。這是黑熱病或瘧疾貧血的原因之一。而且在黑熱病人的紅細胞上,已證明有補體存在。在發(fā)熱期血清中補體C3b和C4滴度上升,錐蟲(chóng)病、血吸蟲(chóng)病等貧血機制也都與此型變態(tài)反應有關(guān)。部分免疫機體對從皮膚侵入的日本血吸蟲(chóng)童蟲(chóng)的殺傷作用是通過(guò)ADCC的作用。 
免疫復合物型(Ⅲ型變態(tài)反應)
    在免疫應答過(guò)程中,抗原抗體復合物的形成是一種常見(jiàn)現象,但大多數可被機體的免疫系統清除。如果因為某些因素造成大量復合物沉積在組織中,則引起組織損傷和出現相關(guān)的免疫復合物病。
    免疫復合物沉積的影響因素有如下幾個(gè):
    (1)循環(huán)免疫復合物的大?。哼@是一個(gè)主要因素,一般來(lái)講分子量為約1000kD沉降系數為8.5—19S的中等大小的可溶性免疫復合物易沉積在組織中。
    (2)機體清除免疫復合物的能力:它同免疫復合物在組織中的沉積程度呈反比。
    (3)抗原和抗體的理化性質(zhì):復合物中的抗原如帶正電荷,那么這種復合物就很容易與腎小球基底膜上帶負電荷的成分相結合,因而沉積在基底膜上。
    (4)解剖和血流動(dòng)力學(xué)因素:對于決定復合物的沉積位置是重要的。腎小球和滑膜中的毛細血管是在高流體靜壓下通過(guò)毛細血管壁而超過(guò)濾的,因此它們成為復合物最常沉積的部位之一。
    (5)炎癥介質(zhì)的作用:活性介質(zhì)使血管通透性增加,增加了復合物在血管壁的沉積。
    (6)抗原抗體的相對比例:抗體過(guò)?;蜉p度抗原過(guò)剩的復合物迅速沉積在抗原進(jìn)入的局部。
    常見(jiàn)的Ⅲ型變態(tài)反應疾病有:Arthus反應、一次血清病、鏈球菌感染后腎小球腎炎等,在寄生蟲(chóng)方面:主要是患瘧疾時(shí)侵犯腎臟,抗原抗體復合物沉積在腎小球基底膜和腎小球血管系膜區,引起血紅蛋白尿、腎功能失常。在瘧疾患者腎基底膜損傷的情況下已查到IgM,急性瘧疾出現的蛋白尿在抗瘧治療后便可消失。慢性瘧疾可出現嚴重的腎小球腎炎和腎病綜合征,腎病綜合征多見(jiàn)于三日瘧。血吸蟲(chóng)患者也常出現腎小球腎炎,是由于免疫復合物在腎小球內沉積所致。又如非洲錐蟲(chóng)感染小鼠的肌肉及瘧原蟲(chóng)感染小鼠的脈絡(luò )膜均查見(jiàn)有結合于組織的免疫球蛋白。
遲發(fā)型(Ⅳ型變態(tài)反應)


 淋巴細胞


    與上述由特異性抗體介導的三型變態(tài)反應不同,Ⅳ型是由特異性致敏效應T細胞介導的。此型反應局部炎癥變化出現緩慢,接觸抗原24—48h后才出現高峰反應,故稱(chēng)遲發(fā)型變態(tài)反應。機體初次接觸抗原后,T細胞轉化為致敏淋巴細胞,使機體處于過(guò)敏狀態(tài)。當相同抗原再次進(jìn)入時(shí),致敏T細胞識別抗原,出現分化、增殖,并釋放出許多淋巴因子,吸引、聚集并形成以單核細胞浸潤為主的炎癥反應,甚至引起組織壞死。常見(jiàn)Ⅳ型變態(tài)反應有:接觸性皮炎、移植排斥反應、多種細菌、病毒(如結核桿菌、麻疹病毒)感染過(guò)程中出現的4型變態(tài)反應等。在寄生蟲(chóng)方面,利什曼原蟲(chóng)引起的皮膚結節,有明顯的細胞反應和肉芽腫形成。血吸蟲(chóng)排出的蟲(chóng)卵隨血液流入肝臟,毛蚴成熟分泌可溶性抗原,經(jīng)卵殼微孔釋出,使淋巴細胞致敏,當再接觸抗原時(shí),致敏的T淋巴細胞放出淋巴毒素(LT),巨噬細胞移動(dòng)抑制因子(MIF),嗜酸粒細胞趨化因子(ECF-A),因此在蟲(chóng)卵周?chē)霈F以淋巴細胞、巨噬細胞、嗜酸性粒細胞浸潤為主的肉芽腫。 
    在寄生蟲(chóng)感染中,有的寄生蟲(chóng)病可同時(shí)存在多型變態(tài)反應,病理后果是多種免疫病理機制的復合效應,甚為復雜多變。如前已述及,血吸蟲(chóng)感染時(shí)引起的尾蚴性皮炎(屬I(mǎi)型和IV型變態(tài)反應)、對童蟲(chóng)殺傷的ADCC作用(屬Ⅱ型變態(tài)反應)、血吸蟲(chóng)性腎小球腎炎(屬Ⅲ型變態(tài)反應)以及血吸蟲(chóng)蟲(chóng)卵性肉芽腫(屬I(mǎi)V型變態(tài)反應)。又如由昆蟲(chóng)引起的變態(tài)反應,主要是速發(fā)型和遲發(fā)型,部分是免疫復合物型。當昆蟲(chóng)叮咬時(shí)它的分泌物、排泄物以及毒毛等(過(guò)敏原)侵入人體而誘發(fā)局部的和全身的變態(tài)反應現象。
寄生蟲(chóng)感染所致的變態(tài)反應疾病歸納如下。
分型免疫成分損傷機制寄生蟲(chóng)感染舉例
IIgE肥大細胞,嗜堿性粒細胞及其介質(zhì)血吸蟲(chóng)尾蚴蚴性皮炎,熱帶肺嗜酸性粒細胞增多癥,包蟲(chóng)囊破裂所致的休克
ⅡIgM,IgG補體活化,白細胞趨化、活化,NK細胞作用瘧疾(三日瘧)的貧血,恰加斯病心肌炎
ⅢCAg補體活化,白細胞趨化、活化瘧疾(三日瘧)腎病綜合征,急性血吸蟲(chóng)病
IVCD8+T細胞CD4+T細胞直接致靶細胞溶解,活化吞噬細胞、細胞因子釋放導致炎癥皮膚利什曼病,血吸蟲(chóng)尾蚴性皮炎、肝硬化,絲蟲(chóng)性象皮腫